亚搏开户网址|随着监管环境的严格上市公司积极购买东责任保险

1月6日,新立泰(002294)东闭并发表责任保险公告后,自今年1月以来,已有不少上市公司相继出台了为东闭而购买责任保险的计划,东负保险再次成为业界关注的话题。

据《证券时报》记者根据上市公司公告的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以来,已发行东闭责任保险公告的上市公司达116家,与2019年只有40多家相比,加入该保险的热度大幅提高。

各业界人士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监管环境的持续加强是上市公司购买共同责任试验热上升的根本原因。另一方面,虽然缠绕责任保险也是新的监督机制,但被保险人主体、上市公司、高管共同支付保险费等,在实践过程中要积极创新。同时,资本市场中介机构面临的责任问题也同样值得关注。

监管环境越来越严格

1月15日晚,宝杰股份(002975)宣布计划为公司及公司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购买责任保险。赔偿限额不超过5000万韩元,保险费不超过50万韩元,保险期限为12个月。

宝杰股份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冻结,购买责任保险,有助于保障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层的权益,有助于完善公司风险管理体系,促进责任人履行职责,为公司的坚定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实际上,今年1月以后,新立泰、中信特岗(000708)、捷尚腾达(002408)、法本信息(300925)、广成色(600259)等6家上市公司相继抛出了用于东监申告的责任保险

随着时间的延长,据《证券时报》记者的不完全统计,2020年以来,东闭西闭、发布责任保险公告的上市公司有116家,与2019年的40多家相比,加入该保险的热度有了很大的提高。

资料显示,缠绕责任保险是指董事、监事及高管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因工作疏忽或违法嫌疑被追究个人赔偿责任时,保险公司赔偿法律诉讼费用并承担其他民事赔偿责任的保险。

上市公司保险缠绕,责任保险热度明显上升,其缘由与监管环境的变化密切相关。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朱穆华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高管责任保险主要是因为国内监管的大环境变化。“随着国内资本市场基础制度的持续健全,提高上市公司高管违法违规成本和个人责任,加强对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保护,使很多上市公司同感高层高管更加感受到职业风险压力。与此同时,在公司创业方面,监管环境的变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这些高管创新动力,担心上市公司高管管理职业风险产品需求。”

对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版和《林道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缠绕责任保险一般不包括恶意、违反忠诚义务、信息公开中故意虚假或误导性陈述、违反法律等,对过失引起的责任可能会有风险赔偿。自2020年以来,上市公司的监管力度得到加强,这是紧闭、责任保险热度上升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随着资本市场制度的不断完善和监管力度的不断加强,投资者权益意识也在持续上升。

2020年3月1日正式实施的新《证券法》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进入新阶段,证券违法违规成本明显上升,而新《证券法》首次记录了“保护投资者”的专柜,旨在保护投资者权益,业界也普遍认为客观上大大提高了投资者的维权意识。

另外,瑞幸咖啡金融伪造风波等事例的持续教育也是原因。“2020年,瑞幸咖啡事件再次提及重刑股信任危机,对国内证券市场也产生了巨大影响,业界内动荡不安,责任保险备受关注。在这种背景下,部分上市公司决定冻结购买责任保险。北京师范大学公司治理和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明华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同责任保险的另一边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公司将缠绕购买责任保险引入新的监督机制,有助于减少经营风险,并确保同行提高决策效率。

著名证券律师、上海韩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七十七认为,对证券市场欺诈和证券欺诈行为,可以交替运用10种监管手段。除了常见的刑事制裁、行政监督和处罚、民事诉讼、交易所管理、产业协会监督、保险组织监督6种外,还有几种专门看门人、新闻媒体、责任保险、市场化攻防机制。“责任保险是非常重要的监督机制,具有其他机制无法比拟的分散风险功能。”

朱穆华也认为,通过保险购买引入第三方“监管机构”有助于提高上市公司管理规范性,优化治理结构,完善公司风控体系。另一方面,缠绕购买责任保险,相当于为上市公司高管职位吃“政审丸”。有助于保障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权益,促进公司管理层有效行使权利和有效履行职责。

“对上市公司来说,进行风险转移可以提高公司未来经营确定性,对投资者来说,可以减少未来股价的波动性。”盘子和森林说。

但是,缠绕和责任保险在热度提高的同时,也面临着一定的挑战。朱穆华分析说,高管责任保险设计意图是在上市公司东闭、高级高管履行职责过程中,将违法行为造成的法律责任上市,并对其个人造成损害,主要提供担保或补偿。但是,高管责任保险可能会增加高管的道德风险、保险公司如何面对上市高管制定风险价格的困难、高管权利义务不正当等问题。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很多业界人士认为,缠绕和责任保险应该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积极创新。

潘华林认为,如果被保险人仅限于上市公司的同感,部分责任保险履行将无法弥补上市公司的损失。

仅弥补董监高的损失,责任险未来要增加被保险人的责任主体。

  另一方面,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目前董责险的投保人普遍为上市公司,费用由上市公司全部承担。

  对此,周茂华认为,上市公司为董监高管理人员购买责任险,购买保险的费用是全体股东掏钱,但董监高失当行为导致公司面临法律赔偿时,也是公司整体出钱,而董监高因为买保险而获得“保护”,这有违相关责任主体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并可能弱化董监高的约束。

  “目前上市公司董责险的投保方式有三种,包括上市公司投保,个人投保,公司和个人投保。而上市公司投保较为普遍,第三种在国内最不发达,监管机构应予政策鼓励,采用上市公司和高管配买的方式。”宋一欣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北京师范大学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明华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认为,上市公司董责险保费应该由公司和高管共同承担。“目前,董责险保费普遍由上市公司支付,在极端情况下,会导致董监高们的不尽职和推卸责任等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董监高责任保险产品得到发展,但投保率仍很低。宋一欣向记者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A股4000家上市公司中,只有10%左右的公司投保(如加上万余家新三板公司则更低),主要是涉及B股与H股,以A+H方式在中港两地上市的公司的投保率大约为90%,而在A股上市的商业银行几乎100%投保了董责险。

  那么,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是否要积极参与投保董监高责任险呢?高明华认为,上市公司可以参与,但要根据自身情况适度为宜。“相比之下,优化上市公司治理体系,培育透明的职业经理人市场体系才最为重要。”

  中介责任受关注

  除了上市公司的董监高责任险外,资本市场中介机构的执业责任问题同样颇受关注。

  2020年12月31日,杭州中院对五洋债券案作出第一批的一审判决,金额7.4亿元,涉487人(该债券本金总计13.6亿元,加上利息与逾期利息合计约为16-17亿元),判决中,判决实际控制人、主承销商、会计师事务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信用评级机构承担10%赔偿责任,律师事务所承担5%赔偿责任,此判决引起资本市场各中介机构的高度关注。

  “资本市场中介机构执业责任保险还是有一些的,但不完整、不周延。证券市场专业看门人本身也是一种监督,如果专业看门人也出了问题,怎么办?只能依赖其他几种监督了,但是责任保险亦同样可以有所作为。”对此,宋一欣给出了自己的理解。

  他进一步分析称,涉及中介机构的趋势在近五年来越来越明显,甚至在没有行政处罚的情况下亦被判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可以预见,今后中介机构将更多地被列为共同被告,在上市公司构成证券虚假陈述的情况下,中介机构未被行政处罚也可能面临巨额的民事索赔。

  因此,宋一欣认为,资本市场中介机构的责任问题同样要引起关注。“或许,只有董事责任保险‘惠及’资本市场参与者大多数时,这种涉及中介机构的趋势才可能减缓。”

亚搏开户网址|随着监管环境的严格上市公司积极购买东责任保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